今天参加了高中同学的大四期聚会,很是高兴。大学上了两年就出来工作,对我而言已经没有毕业没有大学了。而如今大家都快毕业了,听说又有聚会,才确定了回家时间,3号定的动车票,4号回来。之前几年,还是经常装各种理由不去的。虽然自己一点都没有变,大家也都没有变,只是很多都暂时生疏了;虽然我还是默默一个人,有一些遗憾,但总的来说还是非常高兴能够看到大家的。

吃了饭,我们8个人一起去玩了桌游,泽涵,杰龙,晓忆,柏年,林彧,文雄,黄鑫,还有我。也是因此导致了俺没有出现在后来的留影中 —— 或许是好事,哈哈。玩了晓忆带过来的 Avalon 游戏,类似杀人游戏或狼人杀那样的角色扮演、逻辑推理桌游,但比较起来好玩多了,规则简单,但每个人都能一直参与、很有意思(或许是因为和大家一起?)。时间也是过得很快,最后分别,我和晓忆一起沿着世纪大道走回家,小时候是觉得这条路是非常长,如今发现没一会儿就走到了达利园酒店,再没一会儿就到体育馆路口了,真神奇。

回想这些年,稍纵即逝,高中那些日思梦想,以及和福贵在一起幸运的时光,仿佛就在昨天:下课了阿贵很快跑来和我说话;傍晚的时候还能在走廊里望着楼下发发呆(看喜欢的人来了没有),再也回不去了(当然,谁会想想回去),甚是惆怅。到了大学,很可惜没有留下什么太多回忆,可能的记忆,就是还有一些喜欢的朋友,和宿舍伙伴,还有那些每次我回来,就从别的宿舍窜过来和我打招呼的好朋友;记得几次去鼓浪屿和看电影的经历,等等这些,再多就是大学里走的路,或许多年后也会比较感慨。思琦给我写过一段大学总结,甚是感人,贴于此:

以前听晓锋放陈奕迅的歌曲,放谢安琪的歌曲,觉得被喜帖街洗脑,然后现在觉得真的很好听。自己也经常放着听,每次都想起晓锋。以前大一的时候觉得晓锋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不懂友情的那种人,然后大二从大哥来我们宿舍突然每天放学我们三个人一起走,晓锋上课敲代码,下课也边走边玩手机。我和晓锋说边走边玩手机不看路死得快,然后我和他一起边走边玩手机 … 以前一起去盘搜和淘宝搜索资源,然后找到分享在一起感慨一块钱买了好多资源,晓锋那时一直在研究代码,然后我自己也是乱搞手机。我们相同的爱好都是手机电脑 … 我给他推荐东西,他给我推荐东西。感觉晓锋这个家伙从大二就开始和我们融入一起,然后成了很好很好的朋友,记得以前晓锋说过有一种朋友是精神上的朋友,我现在有点也懂了。每天晚上晓锋问我要第二天的作业抄,然后我让他把我的也一起交了 … 生活总是一步一步往前走,岁月也一去不回头。以前晓锋给我推荐过岁月神偷 … 怎么突然想起这个家伙,我已经老了吗? … 写得有点乱乱的,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了。正好这段时间偷得闲功夫。晓锋,没错,金字旁的锋。

“生活总是一步一步往前走,岁月也一去不回头。”